渭罗周葛网 ?>? 国内 ?>? 正文

北上广的便利店,知道你所有秘密 联合创始人出走

时间:2019-09-26 09:07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745次

标签:a

一开始,正如他所猜测的一样,监考老师只是简单地核对了一下赵磊的证件,就放他进了考场。明骏心中一块石头落地,因此那3个多小时做得格外平顺。

老郑有个孙子,大院里谁都知道。他的口袋里有一张小孩的照片——正是他那宝贝孙子,时常会拿出来对人吹一番。

眼睛张似乎找到了“依靠”,大声说:“李护长,他们聚众赌博,我要向院长举报!”

他低头不语,但这不代表他认为自己错了——这是他一贯的样子。他小时成绩不错,老师和父母对他寄予厚望,他自己有些飘飘然。可他10岁那年,父亲去世,没了管教和约束后,他愈加自以为是,谁的话也听不进,成绩一年不如一年,期间还留过级。

“我就是这个命呀,本来一个闺女一个儿子,闺女嫁得也不远,离家5里地。我有个病啥的,一天就跑回家三四趟地看我。现在我老了,最需要闺女照顾,却没想到落到了现在这个结果——对了,明明还不知道自己的病,你们可别说漏嘴了。她总和我念叨:娘,等我把孩子做下来,没事了,我就赶紧上班去,给你买新衣服。俺那傻闺女呀!”

久别重逢,我们都挺开心,他硬要多点几瓶酒,我劝不住。席间,明骏随意聊起,说父母亲年纪大了,家里的旧房子太小,住着非常不便,自己工作这几年攒了些钱,想过段时间买个大点的房子。

倘若两人都是“她在国企,我在银行”这样,也不会被吐槽得这么厉害了,大多的情况是要么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,要么就是对方不是体制内的工作嫌弃他/她不稳定。

“那没办法,她肚子里怀的是男孩,这个孩子不能和她一起下葬,必须引产!”一直泪眼婆娑的金明明父亲回答得很干脆,目光坚定地对我和主任说:“闺女在县里做过b超了,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小男孩,他不能和他的妈妈一起下葬。这是个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,有风险,也要引产。就算孩子死在手术台上了,我也不怪医院。”

这很奇怪,从全国范围来看,明明15岁及以上的未婚人口中男性多于女性[4],但在城市中大龄高知女性在择偶市场却处于不利的地位。

大弟熟悉了这个流程后,就动起了心眼。一次,卸货结束,保管员数完签,他脸色阴沉地说:“不对啊,怎么少了一包?”

刚才起哄的众人,一个个低下头,鸦雀无声。小文脸涨得通红,却又无可奈何。他向老袁一伸手,梗着脖子说:“那我不玩了行吧,烟还给我。”

大弟熟悉了这个流程后,就动起了心眼。一次,卸货结束,保管员数完签,他脸色阴沉地说:“不对啊,怎么少了一包?”

这其中,有两个老烟枪老袁和老郑,甚至开始赌烟换钱了。我的同事老乌,竟然还一心包庇他们……

狼多肉少,手里有烟的病人,就像“话事人”,在病友中威风八面。好的工疗器械,他们可以先用,打饭排队,他们能够先领。甚至听病房的护士们说,一些没烟的“老烟鬼”就为了讨口烟抽,还帮“话事人”叠被子、洗衣服。

提到医美,30年代的上海已经出现了专业的医美机构。提供双眼皮、皮肤磨削术、隆鼻、隆胸、酒窝等整容手术。

在一旁 “假装忙碌”的我,憋着笑快止不住了。老乌用力地白了我一眼,偷摸着往外看了看,确认主任走了以后,放心地拿起刚才戳熄的半截烟,又准备点上。

医务部的典主任与老乌算老相识,但碍于院长的吩咐,也只能秉公处理。他私下里找到老乌,说:“乌哥,单位里有些事,不说出来什么没有,说出来,就真是个事了。”

隔天早上7点半我到了医院时,曾春花的婆婆正在走廊里叠尿布。尿布都是大人的衣服改的,花花绿绿,仔细一看,上面还有一块块大小便的污渍。

2010年4月,因专业课发挥失常,明骏考研失败,经过一番权衡后,他决定再努力一年。

老郑似乎识不出儿子的悲哀,脸上满是希翼的笑容:“不可能的,豆豆快要上学啦,我跟老袁合伙赌烟,赚了不少钱呢,能给他买书包,买文具,买……”

这康复大院,老乌守了十来年,草木枯荣,人来人往,他见过的太多。他对大院里病人抽烟一直视若无睹,听而不闻。这也是大院里工作人员共同的“默契”,毕竟管也管不住,硬管还容易出麻烦。

寂静的众人又热闹起来,会下的、不会下的都踊跃地往前探着。有赌几根的,有赌1根的,还有赌只剩一口的烟屁股的。老袁和老郑都来者不拒。

“能有啥变故呢?真不干这个了,再想别的办法,就是卖个青菜也比在农村强。反正是不回家种地了,地都送给别人了。”

但要如何瞒过身边的人,倒是让明骏费了一番脑筋。他虽然是本地人,父母亲却也不要求他每周末回家,因此一句“学习忙”便可打发,唯一的问题是女友。因为不敢告诉女友实情,他时常得编出各种理由,诸如家里有事、去外地的某个朋友家玩,或者跟导师参加学术会议等等来敷衍搪塞,甚至为了缩短失联的时间,往往考试一结束就立刻打车直奔机场。这么掐指一算,他每次出国当“枪手”的出行时间,甚至连30个小时都用不到。

“35床曾春花患者的家属请到护士长办公室来一下。”我拿起了护士站的呼叫器。片刻,“咚咚”两声轻微的敲门声后,曾春花的丈夫把门开了个极小的缝隙,露出了半张脸:“护士长,你找我?”

“老乌,有些事咱们心知肚明。”随护士们赶来的李护长眉头皱成一团,话里有话,“但医院把大院分给你们康复科管,出了事,要负责任的啊。”

[4] 中国统计年鉴2018. (2019). retrieved 20 september 2019, from http://www.stats.gov.cn/tjsj/ndsj/2018/indexch.htm

“哦豁!”我低低地惊呼一声,“这么说,不是一次两次了啊,还说什么拿去做赌本儿,老乌,你可别……”

2001年春天,才在养鸡场干了一年多的大弟,又不愿意干了:“凭着这样打工,什么时候也发不了财。”

老袁不愧是当过大官的人,扯起犊子“一针见血”,他对老乌说:“老郑出又出不去,那只能给他孙子留点东西咯,我俩浑身上下没有值钱的玩意儿,那只好病友身上想办法咯。”

“哎,打住!”老乌听到这里,警醒了起来,“你们是打算卖给工作人员?好你个老袁,说聪明你又糊涂,这里是医院,要是给人举报了,这不是既害老郑又害买你烟的人嘛!”

--- 中华网进入官网
标签:a
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
网站简介?|?版权声明?|?联系我们?|?广告服务?|?工作邮箱?|?意见反馈?|?不良信息举报?|?
Copyright?2006-2014 渭罗周葛网 www.456bbb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